咨询电话0792-8909016

【因果】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 —邛池化龙

2016-03-21 来源:《安士全书》 作者:清 周安士居士

463

字体:

帝君曰:予自罹(*遭遇)吕祸后,思报宿愤,不顾已往修积。虽诸吕死后,冥间备受苦楚,孽尚未清,然此时已共生于东海之滨,邛池邑矣。邑令吕牟,吕后之后身也。予母夫人亦生于彼,复为戚氏。以前生享福太过,故至此贫悴,所嫁张子,老而乏嗣,以芟刈为业。一日至野外,自伤无子,泣而祷天。乃相与割臂出血,沥石凹中,且祝曰:‘若此石下有动物生焉,亦遗体也。’予方感母氏心,不觉神识已经托彼。明日揭石视之,血化为蛇,金色寸长,余所为也。母收养逾年,顶上生角,腹下生足,能变化,每天欲雨,予为助之。身既长大,腹量宽廓,见羊豕犬马,辄食之。邑令有良马,吕产后身也,予拘而噬焉。令遂逮予父母入狱,限三日不得予,罪之以死。次日,予化儒生,谒令解之。令曰:‘张老夫妇,家养妖蛇,食人六畜久矣,今又食吾马。吾欲为民除害,而不肯放出,是彼自为妖也,必将戮之。’予曰:‘物命相偿,宿业所致。君欲为畜杀人,可乎?’令叱予使退。予曰:‘君面有死气,宜善自爱。’语毕,予隐形不现。左右皆以为妖。予乃奏天称怨,陈前世母子无辜,死于诸吕,今欲报之。词上而未报,乃不胜其愤,遂变化风雨,呼吸云雾,复借海水,灌注城邑,周四十里皆陷,予乃身载父母而出焉。时孝宣之世,今所谓陷河者,是也。

[按]帝君虽以累世孝友,积功励行,然毕竟是人天小果,未修出世大法。是以一生帝王家,忽然立脚不住。幸得后来遭遇释迦,终成解脱耳。不然,怨怨相报,正无已时。所以菩萨苟欲救度众生,必得先乘般若之船,而后可入生死之海也。

【译白】帝君说,我自遭吕氏杀害后,一直想报宿世怨仇,全然不顾已往的行善积德。虽吕氏家族死后,在冥间备受诸般苦楚,但冤孽尚未偿清,此时已同生于东海之滨之邛池县。县令吕牟,即吕后之后身。我母亲也生于邛池县,仍然姓戚,因前生享福太过,以致今生贫穷劳悴。所嫁张氏,年老无后,夫妇俩靠割草为生。一天至野外,想到暮年无子,不觉伤心垂泪,向天哭祷。于是互相割臂出血,滴于石头凹陷处,且祝祷说,若此石下有任何物命出生,权且当做我们的子女。我正为母亲念子之心所感动,不觉神识已融入鲜血之中。第二天揭开石头一看,鲜血已化作一条金色蛇,仅有一寸长,便是我。母亲收养我一年后,顶上生角,腹下长脚,能变化。每当天要下雨,我就腾空协助。身体既渐渐长大,腹量越来越宽阔,见羊、猪、狗、马,就吞食之。县令有匹良马,是吕产后身。被我拘住,一口咬死吞食了。县令将我父母抓进监狱,限他们三日交出我,否则判其死罪。第二天,我化成儒生,谒见县令,劝他释放张氏夫妇。县令说,张氏夫妇家养妖蛇,长期以来啮食邻家六畜,如今又食我良马。我要为民除害,绝不放过。他们兴妖作怪,此次必将杀之。我说,物命相偿,宿业所致。你真能为一匹马而杀人呢。县令呵令我退出。我说,你脸上已有死气,当好自为之。说完,即隐身不见。县令身边人都以为我是妖怪。我于是奏报上天称怨,陈述前世母子无辜被吕氏杀害之经过,今要报仇雪恨。讼词呈上未等批复,即忍不住满腔愤恨,马上呼风唤雨,吐云吸雾,又借海水,灌注邛池县城,周围四十里都被淹没。而我早已潜入狱中,背起父母逃出县城。当时是西汉孝宣帝之世,即今史书上所说的陷河之事(今四川省西昌市东南)。【按】帝君虽多世以来,孝顺父母,友爱兄弟,积功累德,但毕竟是人天小果,未修出世大法,所以一旦生于帝王家,便卷入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中,站不稳脚跟了。幸得后来遇释迦牟尼佛,为他开示,终于获得解脱。不然,怨怨相报,何时能了。所以菩萨若想救度众生,必须自己先乘般若之船,而后才可入生死之海。






分享
打印此页

欢迎投稿

电话:0792-8909022

邮箱:dlscshsh@126.com

投稿说明:

东林寺慈善护生会长年面向教内外征文

内容:关于慈心善行、护生、放生、素食、环保、因果故事、人与自然等

体裁:不限 标记:来稿请注明【原创】或者【推荐】等字样

要求:原创具有真实性,推荐作品要有可查出处

   

录用:经过综合评价,核查真实性后决定是否录用。由于是公益宣传,来稿没有稿费;文稿不退, 一经录用可登载在主网站、慈善护生会博客等,时机成熟时将会集结成册发行。    

东林寺慈善护生会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