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询电话0792-8909016

一条叫“回头”的狗

2017-09-25 来源: 《当代护生故事》 作者:李勤安

61

字体:


图片来源(资料图)

几声狗叫撕碎寂静,耳朵撞击得生疼,搜寻的目光寻中便有了一条狗的形象。该狗亮着尖利的牙齿,上蹿下跳,幸亏有链子锁着它才没将恶劣的情绪转化为实际行动。

多年后的春天又一次回到白马招觉院,这条名叫“回头”的狗态度极不友好,非但不欢迎还龇牙咧嘴搞恐吓。尽管缘起不好,却没有挡住我行进的脚步,并很快找到依止师父。

有了师父,身子不由自主地频繁来往于寺院。听闻佛法之余,对这里的一些物事逐渐熟悉。自然,包括狗、鱼等别的生命。

其时,寺院是有三条狗的,分别叫“苦海”、“回头”、“开悟”。如果按这个次第,狗的队伍继续壮大,下一条该叫“成就”或者“解脱”了。狗子有无佛性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,无需生疑。

“苦海”许是在苦海中沉溺太久,对周围的动静反应不大,拴在角落的它总是昏睡百年的架式,轻易不会睁开眼的。晚上是它享受自由的大好时光,却常常遭受“回头”的欺侮,夹着尾巴一副垂头丧气倒霉的样子。

“回头”是条霸道的狗,不仅对同类敢于开口、善于开口,对可以主宰它命运的人也不客气。胆敢冒犯,咬你没商量。遭受它毒口的前后有五六人之多,我就曾带着一个妇女去打狂犬疫苗,她从寺院抄近道时遭到“回头”的袭击。按说这样一条劣迹斑斑的恶狗,坏了一方清净,挡了香客们礼佛的路,该轰出寺院才是。事实上却没有。师父们慈悲,他们可能知道张口咬人的狗在红尘是没有活路的,咬一次人基本是它大限到来之日,还是留在寺院严加看管吧。与“回头”的气势汹汹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体形娇小的“开悟”,它可以在任何地方随意溜达,属于自由分子。见人不论生熟,一律的热情。即使被人呵斥,转个身它又嬉皮笑脸地贴上去,真正的记吃不记打。

就在我与它们相继熟悉的不久,“苦海”得了一场大病结束了它可怜的一生,“开悟”被一位居士领养,只剩下了“回头”一个。冬天的时候,“回头”也染上病,懒懒地蜷缩在自己的小窝,见人无任何表示,空荡荡的院子没它嘹亮的叫声似乎少了些什么。每次见到它有气无力的样子,我都想给捎点儿肉补补,又想到在清净之地动荤腥于它于我都不好,遂作罢;只在心里乞求佛祖保佑让它尽快逃过此劫,精神十足地帮师父们看好众生安放灵魂的圣地。

天遂人愿!经过几个月煎熬,“回头”终于扛过来,到年底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狗。一场大病,“回头”有变化,依然大叫,声音中少了杀气,行动平添几分沉稳。以前,它虽不是老虎,但屁股同样摸不得,现在学会了撒娇,稍微熟一点的人都可以和它拍拍打打。

今年七月,我得空在寺院一住三月有余,由于肩负了一部分“回头”的工作,对它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据师父讲“回头”是一个居士抱来的,从小在寺院里长大,曾救过一个师父。话说有一年,一个老尼晚上烧土炕,没把炕洞门的柴禾挪远。睡到半夜,土炕里的火倒流出来烧着柴禾,一时屋子浓烟滚滚。老尼睡得太死,加之正害病,等灵醒过来已经无力夺门而出。多亏了“回头”,它看见屋子冒烟,跑到院子一阵吼叫,惊醒了别的师父才救出老尼。佛家言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”,“回头”救了僧宝,功德无量啊!

“回头”认人,凡是穿僧衣的一律不叫。仔细观察,果然。无论经常出入的,还是初次来的师父,“回头”从不大声乱叫。目光是见到熟人的那种亲切,有时会摇几下尾巴以示欢迎;它也从不进佛堂、斋堂,最多向里张望几眼,看来它是恭敬三宝的。

有一天早上打过板后要开大门,先得将它锁起来。我将它喊过来,伸手去拽项圈,它不肯就范。打算训斥几句,它却一溜烟跑到自己的窝,爬在链子前等候我锁。吃惊于它聪明的同时,我是感慨万千!

白天,“回头”老老实实呆在曾经的南大门,该吃时吃,该喝时喝,吃饱喝足了就养精蓄锐。晚上,偌大的寺院就交给了它。有时,弟子们和师父谈兴正浓忘记时间,不得自由的“回头”就发出呜呜咽咽声音提醒。“回头”有意见了,明日再谈吧,我们便各自散去。

毕竟尘缘未了,“回头”老想溜出去撒欢。晚上看门时先得轰开它,免得它趁机出逃。有一次小门刚打开,提前埋伏在玉米地里的“回头”呼地冲出来,硬是从我身旁挤出。在我的连连呼唤中,一头扎进茫茫夜幕。我向超林师父报告“回头”跑了,师父说没事儿,明天就回来了。第二天,“回头”像做错事的娃娃低头悄声没气地溜回来了,闻讯走到狗窝的超林师父轻轻拍着“回头”的脑袋骂道:“又跑出野去了,再跑,不要你了。”回头五体投地,只是摇着尾巴认错,态度很是诚恳。

过上一段时间,“回头”就要找机会出去一趟,直到彻底迷失自己。不久,“回头”溜出寺院,这次时间较长,前后有七八天;又不久,它瞅个机会跑出去了三天。这两回把它浪野了,第三回就一去不复返了。那天晚上,“回头”冲破我和买师兄两道防线撒开蹄子扑向无边无际的麦田。一天、两天,一个多月过去,想象中的惊喜并没出现。种种迹象表明,“回头”不会回来了。

事后想想,“回头”的走失是有前兆的。有人听到它的叫声像似哭泣,这种声音在民间是有说法的,预示有人要往生。因此,大凡遇到这种情况,狗的下场只有两种,要么送人,要么杀掉。寺院里是有几个上年纪的,他们有说法,不直说,只嘀咕到寺院不该养狗,修行人是吃十方的,一个畜生不配!让它吃住在寺院会加重罪业,建议速速处理掉等等。

寺院没了“回头”,显得空荡荡。师父发话,咱们寺院没条狗不行。我和买师兄负责落实师父的指示。在狗市上,买师兄一眼就看上一条体形较小的黑狗。不容我异议,坚持带回。这条狗真像我预测的那样,老师父起名为“解脱”。

名为“解脱”,实则不究竟。前脚进寺院门,就对一心把它带到好地方的买师兄亮出尖利的牙齿,发出呜呜的警告,气得买师兄当即给俩嘴巴子。常住下来,一副野性不改的样子,对寺院的任何人都是敌视的态度。这也配叫“解脱”?哄自己吧。

“解脱”的名字叫得就有些怪异,在寺院一月余就遭到贼的黑手,让一个鸡腿给收买了。只是鸡腿有毒,惨叫一气就呜呼哀哉。

于是,有人开始怀念“回头”的种种好处,说如果有它在,贼是不会得手的。可惜,“回头”只能在梦中相见了。

“回头”,这名字叫得有些意思。五浊恶世中的一切生灵都应如此,尤其是人,在苦海中拼命挣扎,却向着根本没有边际的前方游去,为什么不速速回头呢?岸,恰恰就在你转个身……





分享
打印此页

欢迎投稿

电话:0792-8909022

邮箱:dlscshsh@126.com

投稿说明:

东林寺慈善护生会长年面向教内外征文

内容:关于慈心善行、护生、放生、素食、环保、因果故事、人与自然等

体裁:不限 标记:来稿请注明【原创】或者【推荐】等字样

要求:原创具有真实性,推荐作品要有可查出处

   

录用:经过综合评价,核查真实性后决定是否录用。由于是公益宣传,来稿没有稿费;文稿不退, 一经录用可登载在主网站、慈善护生会博客等,时机成熟时将会集结成册发行。    

东林寺慈善护生会博客